Lugana_

打call打call!

鸡蛋仔:

拜托!方便的点个红心蓝手好嘛!
给我男朋友打call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一万年或一分钟:

M 行了终于找齐了

 

魂:

【整理】《荣耀联盟绝密档案3》相关数据


图1. 小册子3的数据整理

图2. 小册子2&3的数据归总

图3. 小册子2的数据整理(旧资料备份)



*数据来源是《荣耀联盟绝密档案》1-3

*囤点资料方便查询,建议尽量买小册子

*顺求捉虫和补充,O(∩_∩)O谢谢


p.s. 号称“炮塔”的元素法师选手白言飞   ---原文里用的是炮塔,小册子用的是炮台,所以这两个称号请按喜好选用。


修正:李华大大是172CM~

一声梧叶一声秋_:

失踪人员被炸出来了……pv好燃啊!配音也没啥违和感,舔舔我叶prprprpr
老韩打拳击真的大丈夫吗😂职业选手不是很爱护双手吗……打拳不小心受伤了咋整……同理可得(并不是),天天兼职击剑队队员,小周还会玩玩射击,新杰周末去教堂做个礼拜,乐乐其实是个特警,退役之后都去奥运会了,至于我叶,只能回家当总裁了(。
打斗场景也猴猴看!石不转和索克萨尔施法[划掉]发动技能那里敲有气势啊啊啊啊啊啊啊 君莫笑和夜雨声烦对战片段也好棒[比心]期待值upup

全职高手:

【全职高手2000诞生贺】全职高手动画全新宣传片热血发布!

第一份礼物,全职高手动画全新pv送上,感谢1999天的守候,让你久等了。

出品:阅文集团  腾讯视频

制作:视美经典

播出时间:2017年春

 

腾讯视频播出传送门:http://v.qq.com/x/page/k002193mvib.html

大家多多支持哟~

 

 

伞修本《深夜食堂》repo



 @诳言堂楼礼 

不造图怎么正过来,正不过来就当锻炼颈椎吧´_>` 


论repo怎么写,嗯,我不费,第一次写repo,如果中间混进去什么奇怪的东西,忽略好了。

我一定是最后一个写repo的ORZ

本来是早就想好了repo怎么写,可是连着考了两个星期,复习了两个星期´_>` 

本子回来后整个人高兴地想下楼跑圈,结果还是认命地开始写作业,不过最后还是全都看完了。本子包装很好,纸张也很结实,以后二三甚至十周目都不用担心被我翻散了XD而且还送了糖,书闻着就一股奶香,就是上了个厕所回来我的糖就没了有点怨念(被我妹吃了QAQ)。

恩,接下来是内容了。

书一回来,我就把《Lovesike Ghost》看完了,主要是我很心水师生年下这对,现实线和回忆杀交叉看着,回忆里的夕阳和十年后的夕阳莫名的重合起来,只是记忆里一撩就炸的课代抽条成眼前让人眼前一亮的男人,只是最后我看到夜色里芦苇丛的那段时看到纸面已经透出春日宴的标题时,以为就这样完了,整个人心猛地一沉,不过最后还是把我给甜哭了(你自己眼神不好怪谁)。

看琉璃的文第一次看的是《有心论》,两个人在黑暗里缠绕着却只能听到一个心跳声敲打心房的场景印象太深刻,红血球白血球,随着这颗心脏输送的也许不只是血液和温度,还有互相的心迹,剖心为证的爱,像心跳只有一个了,但还活着不是吗,还可以继续度过剩下的一百年许多个一百年。

我觉得那时候我翻到《有心论》,整个人又是感动又是起鸡皮疙瘩。然后我就在琉璃不断填以后的坑的时候,把以前的文全补完了,然后在没有看到琉璃新更新的时候苦苦地翻着以前的粮反复的看。花吐症那篇里有一句话一直都印象深刻。

我不会让你走到头的。

到后来我翻来覆去的看了很多遍琉璃其他的文,思来想去觉得这是伞修这对给我特别深的印象了,看伞修文总有那么点相爱相杀的意思,但是我觉得相杀不是重点,相爱才是最感动的部分。

天生一对。

这是我最后觉得很符合伞修这么的一个词。

《山中人》这篇也戳我戳的不行,简单的雪山相遇,最后也涉及了壮阔的前缘,还有剩下的余生。这也是我觉得琉璃的文字总是值得人一遍一遍地品的原因。

每一篇里的苏沐秋都有一个叶修来应和他,太过默契,甚至第一面就能洞察对方最向往的到底是什么,像是叶修看透苏沐秋的魔术,苏沐秋在叶修的画作前感受到叶修强的令人毛骨悚然。这种明明第一次见却好像已经经历了前世今生的默契,去同一个地方,也有窝同一个角落的心有灵犀,我也只能是羡慕嫉妒恨。

就像《最佳回答》里叶修说,他气苏沐秋明明和他琴音心音都相和,如此默契,如高山流水一般,却不早点来和他相见。

我亦如此。

《深夜食堂》里每一篇其实我都特别喜欢,让我选出最喜欢的反正我是选不出来,都是亲儿子你让我怎么选。

不管怎么说虽然送的糖没有了,哼,那我就舔剩下的糖度日好了´_>` 

希望琉璃能继续产粮,我也能每次感想不偷懒地全补完。

END

PS.琉璃,昊翔《天子》那篇的感想吃嘛?吃我就码了啊,我已经跃跃欲试了。LG的感想等我今晚拿上手机私信,HB只能再等下周了么么哒


春晓 记《无花果》

他闻见春雨,天堂之水被挟在空气里扩散开来,因为这场雨,泥土下埋藏的种子惊蛰萌发,它们迅速悄声的生长,拔出常青的枝干叶片,绽放紫白色的花,他床前有树木亭亭如盖,绿茵如梦


说好的伞修篇,恩拖了这么多才把这篇写出来,在动手之前又把《无花果》过了一遍,又一边过着原文一边写,总觉得写的也断断续续的。虽然琉璃的文我都特别喜欢,但是私心里还是觉得这篇写的很好很多内容都很让我有心里一动的感觉。

这篇里的伞修两人情感一波三折的就是书外的人看着都揪心,虽然私心里觉得两人简直天生一对,从看完魔笛后一路的互动就可见一斑。

《无花果》里的叶神看起来和原著很一致,又有那么点地方显得不同。脸T,说句话都要噎死个人,懒散,散漫又锋芒毕露。但这篇里这些足以彰显的个人标签看起来更像是遮掩,层层叠叠地遮掩着什么,是这些东西让他在下了地铁后对着药物过敏的伞哥说话直白锋利。

“不用了,”他十分断然、斩钉截铁地说,“我讨厌Omega靠近我。”

“如果你想报答我,”他接着说,“Omega在发情期别出门,就是最大的帮忙了。”

这样相似的语气后来再次激怒伞哥把那些经年陈旧的被埋在最深处的回忆血淋淋地挖出来,或者说那些伤口从来没有很好的处理过。

过了十分钟或十个世纪,苏沐秋以为他不会说话了,叶修终于开口,那口气十分平静,甚至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

“纠正你一点。”他说,“未遂。”

医务室明亮的灯光里,他的眼睛黑得像一块冰。

 被触及伤口叶神的反应让我不知道做什么反应,能够在那么长的岁月里忍耐,隐而不发,然后任由其结痂或者继续流血不止,像是阴影一样缠身。平静冷漠在我看来甚至已经是麻木了。

方士谦几次和伞哥谈话扮演的大概都扮演着指点迷津的过来人角色,他几乎见证了伞哥喜欢上叶神的整个过程,从对叶神的无感甚至还有点讨厌到喜欢,可以忍耐本能的喜欢。从头到尾看着转变之大,但是有迹可循。

他关门的时候叶修还躺在床上,一手挡着额头,但没挡住眼睛,他的眼睛在医务室明亮的灯光下像一块黑色的冰,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叶修也是这样,散发出冰锥般的味道,市面贩售的人工香不会有的香型。

信息素,他想,如果是人类自身合成的费洛蒙,不会是这么孤独的味道。

他隐约有一些挫败感,做错了事,或没说对话,非常微妙,但他并不是很后悔。

危险呼之欲来的预感如此强烈,或许明天就要被叫去问询,这份工作也会有麻烦,但苏沐秋并不觉得后悔。

接近一个与众不同的A的危险感如此强烈,他也同时感受到了对方身上孤独的气味,那样的事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ABO的世界观你何时见过A受制于人,会表现的如此弱势。站在巅峰是每个A的本能。

他看见叶修的表情。

他像是一开始就坐在黑暗里,已经坐了很久。

收到玫瑰花丈夫为表感谢的歌剧院票,意想不到地看见叶神,叶神坐在剧院的黑暗里看向他,那种他一直感受到的气息似乎又一瞬萦绕而上,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已经在黑暗里呆了多久也许在这之前更久更久,久到已经融于黑暗。

那些人事物将永远停留在这个舞台上,一场又一场,永不停歇地歌下去、舞下去、演下去,爱恨不止,生死不灭。

可惜他没有看到,也不觉懊悔。

他也算做了一场好梦。

剧终谢幕,台上的悲欢已经结束,现实的波折和故事似乎才开始上演,他们在观众心里诉诸的爱语中沉沉睡去,故事开始他们才一起看了个开头,剩下的空白要一起去填补。

英雄救美的是发生在伞修身上似乎也并不违和,从叶神在地铁被人诬陷到伞哥解围,伞哥对叶神态度从讨厌到开始了解他到现在这样给予荫蔽。

虽然到最后我还是很在意那俩块肥皂,毕竟前期伞修的很多交集都是因为这俩块肥皂。

这篇里的叶神说来还是弱势了很多。游刃有余,坑了别人一把还能顺手再嘲讽几句的印象还留在脑海里,原著里他获得的胜利如此之多,什么困难他都抬手化解了。这也算是印证再怎么神一般的存在说到底也还是肉体凡胎吧,虽然强大但抵不过孤独一人。

“‘我在这里’。”

他说:“而这正是你拒绝表达的——你的身体、追根究底是你的意志——拒绝以Omega的身份向外界传达出这个信息。”

理论性的东西让我看总是不由自主地觉得很有理,很多观点也十分新奇看着也需要反复思索,说到底人和动物一样传达爱意总是要有一个凭借,求偶的行为和因其而散发的气味都是为了更好地传达心意。

信息素方便他们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与自己最相合的另一半,以我个人的见解,这两个性别并不能真正理解心灵学意义上的爱情,他们的爱情是费洛蒙碰撞出的附属物,我再讲白一点,两者间的繁殖欲过于强烈,反而抽不出空来进行精神层面上的交流

”我在这里“伞哥并不讨厌身为O但是却还是想改变O会有发情期这样的东西,他在散发信息素之前甚至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O。

无花果如果是他终究想为了心里的喜欢而做的努力,那么安布雷拉则是他们在这个以信息素交流的世界所寻取的一个荫蔽吧,可以遮掩他们之间的不同,忽视OA恋在世人看来多么荒诞不经不可理喻,让他们在相爱中看到的是彼此而不是身为O或A的彼此。

就像伞哥想要做的——抹消这些不同。

他的——唤醒他的本能是——让他的心躁动起来的对象是——

不是近在咫尺的Beta,也不是女性的Alpha。

甚至不是确实存在于面前的对象。

他在屏幕另一端,微合着眼,无知无觉,唇角露出天真的弧线。

是叶修。

所以最后可以预想的终究来到,他在自己浓烈的信息素里不得不接受也许他们再也不能有任何交集,自己因为对另一个人的喜欢而终于变成了完整的Omega。

在最后酒店里发情期开始,他们之间的故事迎来高潮。最初的Omega在他耳边低语,他则在心里嘶喊着不要夺取他所爱的人,沐橙还有那个不能诉诸的名字,那些痛苦和仿佛无止境的悲伤绝望因为他拾取了禁忌而袭来。


Omega在耳边低声细语的诱惑像伊甸园里那只诱人食取禁果的蛇。

人类的文明和生命的苦痛因无花果树而开始。

现在开始他变得完整了。

伞哥挣扎在本能中,在意识中窥探了远古的记忆,再次见证了从古到今的进化和演变,看着三种性别分别作出自己的选择,看着Omega做出的选择,那些选择让他们在后世一度遭人诟病轻视。

那么你以为性别在形成的时候——会选择比较无害软弱的那一个吗?

谁还能小看选择孕育生命的母体的伟大?即使经过进化那些尖利的爪牙和进攻性依旧深深刻在基因里,不因他们生来是Omega就褪去。

伞哥的挣扎在我看来无论多少次想起都为之心里一动,因为他们遭人非议的身份以及性别,生来如此,也许连神也觉得他们会遭受A和B都不会经历的苦痛和艰难,流不知多少血泪,在为他们植入一副肚肠的同时,给了他们与之匹敌的强大。

他的抵抗在我看来,是美的。


一个Omega发情期时受到伤害,PTSD几乎是终身性的。

叶修打了他,把他拖走,不顾他的抵抗强行暂时标记了他,在本能的判定中,这是个对他有危险的Alpha。

昨晚过后,这具身体已经不再受他吸引了,它们对苏沐秋发出信号,要他离叶修越远越好。

它不再对他放出枫糖味的信息素,它畏惧他,如同畏惧斗神。

自这之后波折一而再再而三的来临,身份倒转身和心的难以同步,这些障碍像是他们后来相互追逐一样,就像开篇他在黑暗中第一次看叶修一样,看着他弹奏出这个故事的前奏,前奏之后依旧是空白,但是他们的故事和爱语已经将剩下的篇章谱写,那些崎岖弯折的障碍抵挡不了相爱之人的脚步,而最终被跨越。

——世上除我之外全都不是人类。

 在叶神眼里这段故事的前奏似乎要拉的更远一些,远在叶神还在中学的时候,在他眼里人类不再是人类,附上皮毛,显出獠牙,在信息素的相互驱使下,人类比动物更像动物。

在这些动物里,只有一个褪去欲望和动物的表象让他看到内里最纯净的部分,看见一个身为人类的善良真知。看到这个人可以在所有人都被蒙蔽的世界里保持本善的坚定。

然后他们之间的不同在他眼中那些翻飞的羽毛间被破除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向他伸出了手。环过他的脖颈,触碰他的脸颊——他心里都是丰盈颤抖的羽毛,恐惧被遮蔽在羽翼下,逐渐消弭于无形——另一种更加强大的本能盖过了它,而那正是叶修带给他的——

为了嘉奖,为了犒赏,为了感谢,为了其他更多、更多的什么——他想要轻柔、激烈地与之亲吻。


在春晓将要来临之前一切波折都细雨春雷中化解,这是春天的魔力。梦里朦朦胧胧地上演他们的离合,书写着他们如何抵抗那些生来如此的不公。

春天在春雷滚滚中如期到来了。


还有很多故事要书写下去但是我已经不会在追究他们是否还会有很多难以跨越的波折,这些他们自己来书写自己来实现。

我只要知道他们会一直彼此荫蔽然后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fin.


 @诳言堂楼礼 




此处即仙境 记《低俗小说》

我们今天才放假,于是我就暗搓搓地开始干了(°∀°)ノ,考试前复习的时候就手痒想写了然而心里最多也只是些只字片语感觉形不成一篇感想,更多是再考不好,我就要被手撕了。

我其实并没有看过哨向的文也没有具体去了解过相关的设定,只是知道这个设定仅此而已。于是更多对于哨向的理解也只是看完上自己去查的资料。

不啰嗦了开始吧。

 

故事开篇,布下的疑惑如此之多到最后我看完结局再返回来看觉得那时候的一个个疑惑和暗线全是伏笔。

他没有调节精神、保护五感的向导,这样的哨兵毫无防备,如同裸身的孩童被扔在冰天雪地里,刀剑风霜严相逼。

他没有向导,叶修也没有,长达十年的哨兵生涯里,叶修以一己之身独占王位,没有人能与他并肩,他们只能在高高的王座下面仰视他。

他没有向导。

不需要向导

在长达十年的时光里叶神就这样孑然一身的没有再找向导,独自面对风刀霜剑,可见他还是依旧倔强以一己之身去抗争所有,不服输,在邱非看来叶神如此强大无人与之并肩。

“意思是——”叶修拉起她的手和她来了个Give Me Five,对上她的眼睛,那双眼笑意吟吟,在苏沐橙心里留了很久。

“除了我,没人配得起你哥了。”

可后篇明明伞哥也曾与他并肩,他甚至对两人能够一起并肩俯瞰风景感到高兴欣喜,【除了我没人配得上苏沐秋】他这么觉着。两人自此搭档大杀四方携手走上虐遍天下的路。

“你看,”他贴着对方的嘴,唇纹互相摩挲,二氧化碳呼过来又渡过去,他浅褐的眼睛望着无星的夜空,“你不会原谅我,我也没法宽恕你。”

你看。你看,叶修。

开篇里叶神对伞哥与他唇齿相依甚至只是平静地看着伞哥,没有情动,没有欢欣,什么也没有,一潭死水一般。

对大多数哨兵来说,这是一根救命稻草,一个能够躲避风暴的安全区,通常会由向导协助他们建立。

邱非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他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四顾打量,企图从中找出苏沐秋存在的痕迹。

蓝天白云,沙丘无垠,绿洲郁郁葱葱,湖水清澈见底——哪一处是他的手笔?

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他在叶修脸上找不到答案。

邱非从意识沼泽中醒来发现置身于叶神的精神图景。广阔,荒凉,黄沙漫漫,仅他所至一处生机勃勃,那是灯塔,用于指引不在黄沙中迷失。那座灯塔是苏沐秋与他共同铸成。

当叶修猝不及防被扯入哨兵的感官世界的时候,苏沐秋正在他的身体里。

当叶神觉醒时,伞哥和他一起他们相连一起坠入了这场新哨兵的诞生,痛苦完全无视其本愿地暴涨着,感官无限放大,放大,世界的声音一瞬都拥挤在耳膜上,但置身于精神图景中伞哥甚至没有慌忙,他帮助他铸就了灯塔。

这样不行,苏沐秋想着,整个人伏下身去,捂住他的耳朵,把他的尖叫含进嘴唇。听我说,他抱紧他,这里太干了,你需要水,我们来造水,把你的力量给我,非常温暖清冽的水——甜的——

看到这里我甚至觉得,也许真的他们就是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他和精神向导的诞生由他还未觉醒的向导帮助,他甚至有了自己的灯塔。在水中蕴含了一切的生机与生命,让大漠中有了鲜见的绿色。邱非所企图寻找的属于伞哥的痕迹。这里的一切,它的存在都关乎伞哥这个人,即使那时他还不是向导。

戴妍琦咯咯笑:“我有朋友粉他,听说风评不错, 温柔绅士和角色不符——就是女朋友比较多,不够卖腐。”

是比较多,偶像、歌手、实力派女演员,经常被拍到错开出入同一栋建筑物,但谈起苏沐秋有口皆碑,频率最高的评价,是“安心”“舒服”。“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女明星笑声如银铃,“奇不奇妙?让我想起中学时代,和初恋上水族馆看水母——转眼一下午就过去了,走出来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这里女明星的评价在后文看来是一个伏笔,水族馆和水母在另一方面暗含了伞哥的能力还未全无,精神向导貌似也没有死光。邱非向小戴提问向导的能力同时也让小戴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促使叶神和伞哥现在的关键事件”S事件”。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答案——”

并不是唯一的。

也或许不是最佳的。

只是他那时候想不到更好的了。

“苏沐秋用精神控制对所有敌方哨兵下了一道指令。”

——击杀目标由叶修改为他。

他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重翻当年的“S事件”仿佛一部分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叶神在事件后失去了自己的向导,伞哥在塔的记录被注销,他们之间已不再像原先那么协调,也失去了背靠背作战的信任,现在不再像队友同袍,他们隔着屏障,连在一起都被限制。

到他们再次相遇这个期限是十年。

我看到有姑娘在想为什么十年了硬是连见也没有再见一面。这个十年的限制令在执行的期间伞修两人应该还是要受到来自塔的监视,也许不再见面也是各自对彼此的心照不宣吧。

在下这篇里,女明星的案件和最后的谜题一起被揭开,信息量大得很。关于伞哥对于叶神死去这个命运的抗争,女明星对于自己命运的抗争。到最后我看完只是觉得太沉重。为了那个人得以存活杀掉作为他最好战友的自己,感觉代价很大。

因为叶神觉醒是两人连在一起,所以叶神的能力渡给了伞哥这个完全没想到。

伞哥在叶神死去的梦境里循环了无数次目睹了这么多次的死亡最后以满身伤痕换得的结局,在我看来太过惨烈。

“苏大大,你会保护我的吧。”


“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苏沐秋望着左下角,自己赤裸的脚踝,“有时候信任也会害死人。”

叶神对伞哥的信任就像前篇引用人间失格里的话一样,纯洁无瑕的信任难道有错吗,信任本身是没错的,可是这份信任会导致他们越发坚信自己的强大而去接更危险的任务,伞哥在叶神对他的信任和梦境中明白了这份信任最终会杀死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他甚至在梦境中找到了那次任务无伤返还的方法,可这或许只是一次侥幸,侥幸地他可以得知这次死亡,万一以后会有更多呢,那些困难的难度大到没有办法再有侥幸。所以他为了保护叶神,用这次的惨烈来保护叶神,而叶神也在那次庭审上从那一闪的笑里彻底明白了伞哥的意图。

所以他也保护了他。

“要学会反抗命运啊。”

他说。

——纵然那会是非常非常、非常令人悲伤的事。

即使loading一百次的绝望也没有打败他,在深渊般的梦境里醒来他看着自己的哨兵活着的鲜活的样子,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反抗命运的信念和对叶神的爱一直坚持他最后实施自己的想法。他只是想要改变那个在梦境里似乎已经就要既定的现实,所以他帮了女明星,因为他明白在命运里挣扎的感觉,也明白女明星话里的因为绝望而有的泫然欲泣。

最后街道上水母不顾他的拉回更多的涌向街道另一方跑来的阿斯兰,就像阿斯兰也在叶神的精神图景里遥望着沙漠另一端的海洋一样。果然精神向导都比主人们诚实多了。

他是他的哨兵,他是他的向导,生命不能有任一个人缺席。

在那些生命在精神图景中诞生时,两人都在见证,将无边大漠和大海相互交融,我想因为相互的爱而结的大抵就是仙境了。


fin.

ps @诳言堂楼礼 写到后面。说实话时间太长我都忘了自己对仙境是个什么定义了(呵谁能有我蠢)很多的东西感觉还是没有提到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也就不全写出来,不知道我对这篇文理解是否是作者本意。但是这篇哨向我觉得我简直爱的不能再爱了。

嗯,发表感想最后换个肉,嗯。



风景 记《无花果》

  他的家不在远方,想看的风景也不在,但是王杰希在那里就什么都有了。


其实一直想给琉璃写长评和感想,无奈我从来没写过这类的,觉得自己写出来的太浅显了,想要等我再多积累一点能再感受得多一点再把它写出来,我现在能够发现的还是十分的浅显不过即使这样,我想我还是写出来吧。看了很多的长评琢磨着怎么组织语言,这篇感想可能并不好吃,不过请收下我虔诚的勾搭。(๑•ั็ω•็ั๑)

《无花果》里的方王和伞修都很萌,所以我想先把方王这对的整理一下,然后再着手伞修的,主要是关于伞修这对的想法又多又杂有点难组织。

好吧开始吧。

方王有两个很印象深刻的情节,一个是方士谦给王杰希刷口袋妖怪的排名另一个是方士谦让伞哥嚯嚯了自己喜欢的君王蛇然后把船梨精抱在怀里。

王杰希一边给伞哥分析信息素一边和方士谦互动,十分学术的分析里夹杂着一遍一遍叫着方士谦的名字问问题(方士谦的反应超逗的啊),王杰希提到AO间很难有真正的感情,更多的是信息素相互吸引的结果,是刻进基因里的天性没有办法反抗。

两者间的繁殖欲过于强烈,反而抽不出空来进行精神层面上的交流。

这篇文里总是有配料十分奇葩的西皮,有AA有OA,不过我不觉得雷我觉得很有爱。就像这些细细碎碎的性别,社会,理论,它不是爱本身但组合在一起却又诠释了爱。

这席关于AO的分析也让我觉得很在理,也由此想到的对于AA的桎梏不仅是生理上信息素的排斥,一旦点燃不打起来都算谢天谢地,还有外界对于AA的看法。两个A之间到底有没有可能成为真爱还是个问题。


苏沐秋跟着伏下去看,实木地板上真留着几个爪挠似的痕:“你们这……可真是天地大战啊……”


“岂止天地大战,简直天天大战,”方士谦说着笑起来,屈腿坐在地板上,掌心摩挲着那个印,“Alpha和Alpha,这些都难免。”


方士谦屈腿去摩挲那个印,就像隔着现在和过去的屏障去回望过去,往昔里的那两个傻逼的方士谦王杰希不计代价地想要将彼此打碎了融在一起,那个印记是骄傲的代价。


方士谦倚着盏落地灯,后现代主义,王杰希当年的品位,这屋子他们一起住的时候添置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大型垃圾,他回来的时候一个一个把白布揭开,觉得有一些历历在目,有一些怎么也想不起来由,就像他们当年,两个从头到脚不对盘的青年硬是要把自己跟对方磨到一起,去印证一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这间屋子住着、住过两个人,年轻的方士谦王杰希,和傻逼的方士谦王杰希。


明知是不可为之,没有可能实现就像方士谦后来对伞哥说的impossible,那是他们极力的想要去抹去AA之间的不同,以此能够在一起,可是最后记忆被蒙上白布,像是死者最后的裹尸布一样,王杰希留在大洋彼岸只有他只身回到他们曾度过时光的这栋房子。

那些印证被打上不可能实现的标签。


苏沐秋站起来,从抱枕里捞出一个表情欠揍的船梨精就要揍。

方士谦连滚带爬地把它抢过来:“这个不行这个不行——这是你王师兄最喜欢的——他说像我。”
他又拎起一条君主蛇:“你不会说这是你最喜欢的因为像王师兄也不让我砸吧?”
“虽然是这样……”方士谦把船梨精抱在怀里,“……不过你砸吧。”


苏沐秋转头去看沙发上并肩放在一起的船梨精和君主蛇:“你不后悔?”
“绝不,永不。”


时光冲荡而过,他还是选择把他抱在怀里,而且从未后悔,也决不后悔。


后来在伞修在大学里彼此追逐时,他们经过向魔术师伸出手的船梨精,在这一个缝隙间,魔术师和它的船梨精也获得了最好的结局,谁说AA不能有真爱呢,逆水行舟本十分危险,心与身不能够同步也是最大的障碍,但是在这些屏障面前,他们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方士谦的“百花齐放的世界才有趣”最后也表明了他因为王杰希的与他不同而和他在一起即使那些的不同,骄傲,不肯妥协让他们一度难以走下去,但他的观点也还是不会改变。

方士谦在最后,十分犀利的点出了最根本的人性的问题,巴别塔难以被建立因为它已经倒下被证实不能实现,一旦建立给人带来的只能是末日。

方士谦说,把箱子向他推了过去。

“——你是不会成功的。”

看吧。

这堆挤满整个箱子的、骄傲的高尚和优越的平等。

喜欢吗。

作为受益人之一,你喜欢吗。

这是我觉得最能体现方王的一个情节,不过虽然这里方士谦说是不能成功的,可到底能不能成功也许只有时光能够证明吧。

他还是对伞哥说了“活下去”活得好一点,去印证那些不可能成为可能。

滋啦。

有什么被点燃了。

他回过头,遍地箱子当中,他回头看见了将起的朝阳,黎明远道而来,把世界纳入一片微光。

他的心里还是相信这些平等,尊重终有一天能被实现,像是久违的朝阳,持久黑暗后的黎明,虽然晚但终有一天能实现。

他的爱人所在的每一帧画面,都是属于他的风景。

PS  @诳言堂楼礼 磨磨唧唧的打出来,自己这个产速我自己都要捂脸,而且实质上感受并不多。不过琉璃说的给人留感想这个想法很好既然好那我就准备坚持啦~请不要嫌弃我(๑•ั็ω•็ั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