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ana_

此处即仙境 记《低俗小说》

我们今天才放假,于是我就暗搓搓地开始干了(°∀°)ノ,考试前复习的时候就手痒想写了然而心里最多也只是些只字片语感觉形不成一篇感想,更多是再考不好,我就要被手撕了。

我其实并没有看过哨向的文也没有具体去了解过相关的设定,只是知道这个设定仅此而已。于是更多对于哨向的理解也只是看完上自己去查的资料。

不啰嗦了开始吧。

 

故事开篇,布下的疑惑如此之多到最后我看完结局再返回来看觉得那时候的一个个疑惑和暗线全是伏笔。

他没有调节精神、保护五感的向导,这样的哨兵毫无防备,如同裸身的孩童被扔在冰天雪地里,刀剑风霜严相逼。

他没有向导,叶修也没有,长达十年的哨兵生涯里,叶修以一己之身独占王位,没有人能与他并肩,他们只能在高高的王座下面仰视他。

他没有向导。

不需要向导

在长达十年的时光里叶神就这样孑然一身的没有再找向导,独自面对风刀霜剑,可见他还是依旧倔强以一己之身去抗争所有,不服输,在邱非看来叶神如此强大无人与之并肩。

“意思是——”叶修拉起她的手和她来了个Give Me Five,对上她的眼睛,那双眼笑意吟吟,在苏沐橙心里留了很久。

“除了我,没人配得起你哥了。”

可后篇明明伞哥也曾与他并肩,他甚至对两人能够一起并肩俯瞰风景感到高兴欣喜,【除了我没人配得上苏沐秋】他这么觉着。两人自此搭档大杀四方携手走上虐遍天下的路。

“你看,”他贴着对方的嘴,唇纹互相摩挲,二氧化碳呼过来又渡过去,他浅褐的眼睛望着无星的夜空,“你不会原谅我,我也没法宽恕你。”

你看。你看,叶修。

开篇里叶神对伞哥与他唇齿相依甚至只是平静地看着伞哥,没有情动,没有欢欣,什么也没有,一潭死水一般。

对大多数哨兵来说,这是一根救命稻草,一个能够躲避风暴的安全区,通常会由向导协助他们建立。

邱非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他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四顾打量,企图从中找出苏沐秋存在的痕迹。

蓝天白云,沙丘无垠,绿洲郁郁葱葱,湖水清澈见底——哪一处是他的手笔?

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他在叶修脸上找不到答案。

邱非从意识沼泽中醒来发现置身于叶神的精神图景。广阔,荒凉,黄沙漫漫,仅他所至一处生机勃勃,那是灯塔,用于指引不在黄沙中迷失。那座灯塔是苏沐秋与他共同铸成。

当叶修猝不及防被扯入哨兵的感官世界的时候,苏沐秋正在他的身体里。

当叶神觉醒时,伞哥和他一起他们相连一起坠入了这场新哨兵的诞生,痛苦完全无视其本愿地暴涨着,感官无限放大,放大,世界的声音一瞬都拥挤在耳膜上,但置身于精神图景中伞哥甚至没有慌忙,他帮助他铸就了灯塔。

这样不行,苏沐秋想着,整个人伏下身去,捂住他的耳朵,把他的尖叫含进嘴唇。听我说,他抱紧他,这里太干了,你需要水,我们来造水,把你的力量给我,非常温暖清冽的水——甜的——

看到这里我甚至觉得,也许真的他们就是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他和精神向导的诞生由他还未觉醒的向导帮助,他甚至有了自己的灯塔。在水中蕴含了一切的生机与生命,让大漠中有了鲜见的绿色。邱非所企图寻找的属于伞哥的痕迹。这里的一切,它的存在都关乎伞哥这个人,即使那时他还不是向导。

戴妍琦咯咯笑:“我有朋友粉他,听说风评不错, 温柔绅士和角色不符——就是女朋友比较多,不够卖腐。”

是比较多,偶像、歌手、实力派女演员,经常被拍到错开出入同一栋建筑物,但谈起苏沐秋有口皆碑,频率最高的评价,是“安心”“舒服”。“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女明星笑声如银铃,“奇不奇妙?让我想起中学时代,和初恋上水族馆看水母——转眼一下午就过去了,走出来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这里女明星的评价在后文看来是一个伏笔,水族馆和水母在另一方面暗含了伞哥的能力还未全无,精神向导貌似也没有死光。邱非向小戴提问向导的能力同时也让小戴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促使叶神和伞哥现在的关键事件”S事件”。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答案——”

并不是唯一的。

也或许不是最佳的。

只是他那时候想不到更好的了。

“苏沐秋用精神控制对所有敌方哨兵下了一道指令。”

——击杀目标由叶修改为他。

他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重翻当年的“S事件”仿佛一部分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叶神在事件后失去了自己的向导,伞哥在塔的记录被注销,他们之间已不再像原先那么协调,也失去了背靠背作战的信任,现在不再像队友同袍,他们隔着屏障,连在一起都被限制。

到他们再次相遇这个期限是十年。

我看到有姑娘在想为什么十年了硬是连见也没有再见一面。这个十年的限制令在执行的期间伞修两人应该还是要受到来自塔的监视,也许不再见面也是各自对彼此的心照不宣吧。

在下这篇里,女明星的案件和最后的谜题一起被揭开,信息量大得很。关于伞哥对于叶神死去这个命运的抗争,女明星对于自己命运的抗争。到最后我看完只是觉得太沉重。为了那个人得以存活杀掉作为他最好战友的自己,感觉代价很大。

因为叶神觉醒是两人连在一起,所以叶神的能力渡给了伞哥这个完全没想到。

伞哥在叶神死去的梦境里循环了无数次目睹了这么多次的死亡最后以满身伤痕换得的结局,在我看来太过惨烈。

“苏大大,你会保护我的吧。”


“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苏沐秋望着左下角,自己赤裸的脚踝,“有时候信任也会害死人。”

叶神对伞哥的信任就像前篇引用人间失格里的话一样,纯洁无瑕的信任难道有错吗,信任本身是没错的,可是这份信任会导致他们越发坚信自己的强大而去接更危险的任务,伞哥在叶神对他的信任和梦境中明白了这份信任最终会杀死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他甚至在梦境中找到了那次任务无伤返还的方法,可这或许只是一次侥幸,侥幸地他可以得知这次死亡,万一以后会有更多呢,那些困难的难度大到没有办法再有侥幸。所以他为了保护叶神,用这次的惨烈来保护叶神,而叶神也在那次庭审上从那一闪的笑里彻底明白了伞哥的意图。

所以他也保护了他。

“要学会反抗命运啊。”

他说。

——纵然那会是非常非常、非常令人悲伤的事。

即使loading一百次的绝望也没有打败他,在深渊般的梦境里醒来他看着自己的哨兵活着的鲜活的样子,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反抗命运的信念和对叶神的爱一直坚持他最后实施自己的想法。他只是想要改变那个在梦境里似乎已经就要既定的现实,所以他帮了女明星,因为他明白在命运里挣扎的感觉,也明白女明星话里的因为绝望而有的泫然欲泣。

最后街道上水母不顾他的拉回更多的涌向街道另一方跑来的阿斯兰,就像阿斯兰也在叶神的精神图景里遥望着沙漠另一端的海洋一样。果然精神向导都比主人们诚实多了。

他是他的哨兵,他是他的向导,生命不能有任一个人缺席。

在那些生命在精神图景中诞生时,两人都在见证,将无边大漠和大海相互交融,我想因为相互的爱而结的大抵就是仙境了。


fin.

ps @诳言堂楼礼 写到后面。说实话时间太长我都忘了自己对仙境是个什么定义了(呵谁能有我蠢)很多的东西感觉还是没有提到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也就不全写出来,不知道我对这篇文理解是否是作者本意。但是这篇哨向我觉得我简直爱的不能再爱了。

嗯,发表感想最后换个肉,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