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ana_

春晓 记《无花果》

他闻见春雨,天堂之水被挟在空气里扩散开来,因为这场雨,泥土下埋藏的种子惊蛰萌发,它们迅速悄声的生长,拔出常青的枝干叶片,绽放紫白色的花,他床前有树木亭亭如盖,绿茵如梦


说好的伞修篇,恩拖了这么多才把这篇写出来,在动手之前又把《无花果》过了一遍,又一边过着原文一边写,总觉得写的也断断续续的。虽然琉璃的文我都特别喜欢,但是私心里还是觉得这篇写的很好很多内容都很让我有心里一动的感觉。

这篇里的伞修两人情感一波三折的就是书外的人看着都揪心,虽然私心里觉得两人简直天生一对,从看完魔笛后一路的互动就可见一斑。

《无花果》里的叶神看起来和原著很一致,又有那么点地方显得不同。脸T,说句话都要噎死个人,懒散,散漫又锋芒毕露。但这篇里这些足以彰显的个人标签看起来更像是遮掩,层层叠叠地遮掩着什么,是这些东西让他在下了地铁后对着药物过敏的伞哥说话直白锋利。

“不用了,”他十分断然、斩钉截铁地说,“我讨厌Omega靠近我。”

“如果你想报答我,”他接着说,“Omega在发情期别出门,就是最大的帮忙了。”

这样相似的语气后来再次激怒伞哥把那些经年陈旧的被埋在最深处的回忆血淋淋地挖出来,或者说那些伤口从来没有很好的处理过。

过了十分钟或十个世纪,苏沐秋以为他不会说话了,叶修终于开口,那口气十分平静,甚至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

“纠正你一点。”他说,“未遂。”

医务室明亮的灯光里,他的眼睛黑得像一块冰。

 被触及伤口叶神的反应让我不知道做什么反应,能够在那么长的岁月里忍耐,隐而不发,然后任由其结痂或者继续流血不止,像是阴影一样缠身。平静冷漠在我看来甚至已经是麻木了。

方士谦几次和伞哥谈话扮演的大概都扮演着指点迷津的过来人角色,他几乎见证了伞哥喜欢上叶神的整个过程,从对叶神的无感甚至还有点讨厌到喜欢,可以忍耐本能的喜欢。从头到尾看着转变之大,但是有迹可循。

他关门的时候叶修还躺在床上,一手挡着额头,但没挡住眼睛,他的眼睛在医务室明亮的灯光下像一块黑色的冰,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叶修也是这样,散发出冰锥般的味道,市面贩售的人工香不会有的香型。

信息素,他想,如果是人类自身合成的费洛蒙,不会是这么孤独的味道。

他隐约有一些挫败感,做错了事,或没说对话,非常微妙,但他并不是很后悔。

危险呼之欲来的预感如此强烈,或许明天就要被叫去问询,这份工作也会有麻烦,但苏沐秋并不觉得后悔。

接近一个与众不同的A的危险感如此强烈,他也同时感受到了对方身上孤独的气味,那样的事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ABO的世界观你何时见过A受制于人,会表现的如此弱势。站在巅峰是每个A的本能。

他看见叶修的表情。

他像是一开始就坐在黑暗里,已经坐了很久。

收到玫瑰花丈夫为表感谢的歌剧院票,意想不到地看见叶神,叶神坐在剧院的黑暗里看向他,那种他一直感受到的气息似乎又一瞬萦绕而上,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已经在黑暗里呆了多久也许在这之前更久更久,久到已经融于黑暗。

那些人事物将永远停留在这个舞台上,一场又一场,永不停歇地歌下去、舞下去、演下去,爱恨不止,生死不灭。

可惜他没有看到,也不觉懊悔。

他也算做了一场好梦。

剧终谢幕,台上的悲欢已经结束,现实的波折和故事似乎才开始上演,他们在观众心里诉诸的爱语中沉沉睡去,故事开始他们才一起看了个开头,剩下的空白要一起去填补。

英雄救美的是发生在伞修身上似乎也并不违和,从叶神在地铁被人诬陷到伞哥解围,伞哥对叶神态度从讨厌到开始了解他到现在这样给予荫蔽。

虽然到最后我还是很在意那俩块肥皂,毕竟前期伞修的很多交集都是因为这俩块肥皂。

这篇里的叶神说来还是弱势了很多。游刃有余,坑了别人一把还能顺手再嘲讽几句的印象还留在脑海里,原著里他获得的胜利如此之多,什么困难他都抬手化解了。这也算是印证再怎么神一般的存在说到底也还是肉体凡胎吧,虽然强大但抵不过孤独一人。

“‘我在这里’。”

他说:“而这正是你拒绝表达的——你的身体、追根究底是你的意志——拒绝以Omega的身份向外界传达出这个信息。”

理论性的东西让我看总是不由自主地觉得很有理,很多观点也十分新奇看着也需要反复思索,说到底人和动物一样传达爱意总是要有一个凭借,求偶的行为和因其而散发的气味都是为了更好地传达心意。

信息素方便他们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与自己最相合的另一半,以我个人的见解,这两个性别并不能真正理解心灵学意义上的爱情,他们的爱情是费洛蒙碰撞出的附属物,我再讲白一点,两者间的繁殖欲过于强烈,反而抽不出空来进行精神层面上的交流

”我在这里“伞哥并不讨厌身为O但是却还是想改变O会有发情期这样的东西,他在散发信息素之前甚至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O。

无花果如果是他终究想为了心里的喜欢而做的努力,那么安布雷拉则是他们在这个以信息素交流的世界所寻取的一个荫蔽吧,可以遮掩他们之间的不同,忽视OA恋在世人看来多么荒诞不经不可理喻,让他们在相爱中看到的是彼此而不是身为O或A的彼此。

就像伞哥想要做的——抹消这些不同。

他的——唤醒他的本能是——让他的心躁动起来的对象是——

不是近在咫尺的Beta,也不是女性的Alpha。

甚至不是确实存在于面前的对象。

他在屏幕另一端,微合着眼,无知无觉,唇角露出天真的弧线。

是叶修。

所以最后可以预想的终究来到,他在自己浓烈的信息素里不得不接受也许他们再也不能有任何交集,自己因为对另一个人的喜欢而终于变成了完整的Omega。

在最后酒店里发情期开始,他们之间的故事迎来高潮。最初的Omega在他耳边低语,他则在心里嘶喊着不要夺取他所爱的人,沐橙还有那个不能诉诸的名字,那些痛苦和仿佛无止境的悲伤绝望因为他拾取了禁忌而袭来。


Omega在耳边低声细语的诱惑像伊甸园里那只诱人食取禁果的蛇。

人类的文明和生命的苦痛因无花果树而开始。

现在开始他变得完整了。

伞哥挣扎在本能中,在意识中窥探了远古的记忆,再次见证了从古到今的进化和演变,看着三种性别分别作出自己的选择,看着Omega做出的选择,那些选择让他们在后世一度遭人诟病轻视。

那么你以为性别在形成的时候——会选择比较无害软弱的那一个吗?

谁还能小看选择孕育生命的母体的伟大?即使经过进化那些尖利的爪牙和进攻性依旧深深刻在基因里,不因他们生来是Omega就褪去。

伞哥的挣扎在我看来无论多少次想起都为之心里一动,因为他们遭人非议的身份以及性别,生来如此,也许连神也觉得他们会遭受A和B都不会经历的苦痛和艰难,流不知多少血泪,在为他们植入一副肚肠的同时,给了他们与之匹敌的强大。

他的抵抗在我看来,是美的。


一个Omega发情期时受到伤害,PTSD几乎是终身性的。

叶修打了他,把他拖走,不顾他的抵抗强行暂时标记了他,在本能的判定中,这是个对他有危险的Alpha。

昨晚过后,这具身体已经不再受他吸引了,它们对苏沐秋发出信号,要他离叶修越远越好。

它不再对他放出枫糖味的信息素,它畏惧他,如同畏惧斗神。

自这之后波折一而再再而三的来临,身份倒转身和心的难以同步,这些障碍像是他们后来相互追逐一样,就像开篇他在黑暗中第一次看叶修一样,看着他弹奏出这个故事的前奏,前奏之后依旧是空白,但是他们的故事和爱语已经将剩下的篇章谱写,那些崎岖弯折的障碍抵挡不了相爱之人的脚步,而最终被跨越。

——世上除我之外全都不是人类。

 在叶神眼里这段故事的前奏似乎要拉的更远一些,远在叶神还在中学的时候,在他眼里人类不再是人类,附上皮毛,显出獠牙,在信息素的相互驱使下,人类比动物更像动物。

在这些动物里,只有一个褪去欲望和动物的表象让他看到内里最纯净的部分,看见一个身为人类的善良真知。看到这个人可以在所有人都被蒙蔽的世界里保持本善的坚定。

然后他们之间的不同在他眼中那些翻飞的羽毛间被破除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向他伸出了手。环过他的脖颈,触碰他的脸颊——他心里都是丰盈颤抖的羽毛,恐惧被遮蔽在羽翼下,逐渐消弭于无形——另一种更加强大的本能盖过了它,而那正是叶修带给他的——

为了嘉奖,为了犒赏,为了感谢,为了其他更多、更多的什么——他想要轻柔、激烈地与之亲吻。


在春晓将要来临之前一切波折都细雨春雷中化解,这是春天的魔力。梦里朦朦胧胧地上演他们的离合,书写着他们如何抵抗那些生来如此的不公。

春天在春雷滚滚中如期到来了。


还有很多故事要书写下去但是我已经不会在追究他们是否还会有很多难以跨越的波折,这些他们自己来书写自己来实现。

我只要知道他们会一直彼此荫蔽然后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fin.


 @诳言堂楼礼 




评论(3)

热度(2)